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少妇小说  »  手術室的護士
手術室的護士

手術室的護士

終於完了,凌晨3 點被從宿舍喊來做緊急手術到現在2 個小時了,熊偉志擦了擦臉上的汗,坐在手術室內的休息區的椅子上閉目養神

  「熊大夫,怎麽在這睡上了啊。」

  「哦」猛的一醒,原來是護士李爽喊他,「我居然睡著了啊,李姐,今晚你值班呀!」

  她說:「嗯,這臺手術才兩個小時你就累這樣了啊,小伙子要多加鍛煉啊,呵呵。」

  「我這也是昨晚剛沒睡多一會兒,就被叫來了。」

  「那你再瞇會吧,我幫你按摩下吧,反正我也閑著沒事。」說著便走到了椅子后面,雙手放在他的肩膀上。

  熊偉志有點臉紅的推脫說不用了。

  護士卻說:「呦,還不好意思啊,行了,你瞇著享受吧,我老公可喜歡我的手法了。」說完便用上了力氣,緩緩的按摩著。

  「那謝謝李姐了,明早我請你吃飯哈。」

  肩膀絲絲的柔力弄的熊偉志有點酥癢,卻很享受這種放松的感覺。慢慢的脖子有點撐不住了,頭往后仰了過去,卻感到軟軟的暖暖的抱枕一樣的舒服。

  這卻嚇了后面的護士一跳,手上頓時也停了按摩,這小子居然把自己35c 的雙胸當成枕頭了。低頭看著這個比自己小4 歲的新來的帥哥大夫,俊俏的臉龐加上現在那欲醉的表情,那麽的迷人,不知間心跳有點加速,臉還有些微熱。

  想起自己那個當醫藥代表的丈夫,自從被調到鄰省開拓市場,經常一兩個月的出差,自己28歲的身體那種寂寞…

  漸漸的覺得兩腿間有點癢癢的,像是有個小手指在慢慢的撓癢似的,雙手像是不自主的移到了熊志偉的太陽穴上,大拇指輕輕的按著,但其余的手指都偷偷地摸著那迷人的臉,而且輕微的移動著自己胸前的「枕頭」……

  慢慢的幅度有點偏大,熊志偉有點醒,但還覺得很舒服,腦子裡還不清楚,慢慢的感覺到后面的柔軟和溫度,臉更加有點熱而且感覺雙腿間的熱流要沖出來似的……

  因為和之前工作的醫院的院長的女兒分手,自己來這個新醫院已經2 個月了,24歲的年紀已經嘗過那種甜蜜了,兩個月也是一種煎熬的體驗了,他抓住了正在他頭上輕揉著的小手,輕輕地撫摸,很軟,很滑,他有點沖動的想法,一用力把這手的主人拉到了自己的懷裡,看著面目紅潤的制服護士,而她也熱情地回應著。

  他沒有猶豫親了上去,雙手也跟著緊緊的抱著這個美麗的嬌軀,慢慢的移動到了胸部,她也更加努力地回應著自己舌頭在他的嘴裡交融,發出輕微的嗯嗯聲。

  護士服的扣子被解開了,露出那白肉肉的大胸,略微有點暗色也還鮮紅的乳頭早已挺立了起來,他像是餓狼一般的親吻,撕咬著,手也早已從護士裙下伸到了那秘密的三角地帶,小內褲有一片已經微微潤濕了。

  他抱起她沖進了浴室,關了門,瘋狂的扔掉身上所有的累贅,護士扶著墻,腿打開了一個小角度,背對著他,豐腴而雪白的身體,完全呈現在他面前,那早已按耐不住的雄起從那圓滑的臀間猛的插了進去。

   很濕,加快了速度,像是發洩著近期來的不滿,沖擊著那質感的屁股發出啪啪的聲音,但是護士卻壓抑著自己的呻吟,不敢大聲叫出來,但是下面強壯有力的槍幾乎要戳破自己的包裹一般,那種興奮是和自己老公不一樣的感覺。

  他來回沖擊,翻帶著那紅紅的陰唇,裡面軟軟的小肉在咬著他,癢癢的,讓他更加的享受,更加的用力……

  終於伴著一聲低吼,他的炮彈分了好幾批全部打進了地洞裡面,滅了火。

  護士扭了扭屁股,轉過頭笑著對他說:「后勁不足啊,以后也需要鍛煉呀。」

  熊志偉親了一下護士,揉搓著那對大奶子色色得說:「我這也是憋得著急出來,哈哈。」

  護士握著那個低下頭的小蛇,用力抓了一下說:「你怎麽對姐姐這麽大膽啊,是不是以前也經常這麽干啊?」

  熊志偉嘿嘿傻樂:「哪有,你這是除了我前女友,第一個,好了李姐,天快亮了,你吃點啥,我出去買。」

  兩人收拾了一番,樂呵呵的熊志偉出門到對面的永和豆漿買了兩份早餐回來。

  兩人邊吃邊聊,互相講述了自己的情況,很甜蜜的說笑著,就跟初戀的小情人似的互相打趣著。兩人這一堆干柴碰烈火,是點起了火苗了。

  「我今天下夜班,一天都在家休息,你今天怎麽安排啊?」李爽問道。

  熊志偉臉上露出一絲壞笑:「我上午去科裡查房,今晚做了手術了,下午可以和主任請個假休息半天的,不過也沒事做,休不休息都無所謂的。」

  「沒事做啊,不會找點事做嗎?」李爽幽幽的說道。

  「哈哈,嗯,那我可以找你做點事嗎,李姐?」熊志偉調侃著。

  「討厭死了,這個還要明說嗎,153******** ,我的手機號,你下午給我打電話吧,你快回宿舍睡會覺吧,養足點精神。」李爽說完就把熊志偉往外推。熊志偉樂呵呵的回到宿舍睡了一會,便起床上班了,雖然沒睡多少覺,上午卻是格外清醒,有點興奮的樣子。

  上午和主任請好了假,中午一下班就給護士打電話,約好在一個餐館吃午飯。

  兩人見面后,熊志偉忽然覺得護士變得不一樣了,摘了護士帽,一頭黑亮的披肩發,脫了護士服,穿上了一款橙黃色大花圖案的超短連衣裙,粗細均勻有型的腿上穿著薄薄的黑色絲襪,透著裡面白白的皮膚,一雙乳黃色的高跟鞋,顯得既大方得體,還透著一股騷騷的感覺,這也許就是少婦獨有的味道吧。

  「李姐,平時看不出來,換了便服這麽漂亮啊,我看了好心動啊」

  「臭小子嘴這麽甜,肯定騙了不少小姑娘了,你現在只是心動嗎?別的地方不想動嗎?」護士呵呵的笑著說。

  熊志偉說:「別的地方也想動了,我們快點吃飯吧,吃完了好去動啊。」

  他們都吃的快餐,一會便吃完了,兩人走出了飯館,走在馬路上,熊志偉說:「李姐,我們去哪運動啊?」

  「要不去我家吧,家裡也沒人,看你表現好的話,晚上給你做點好吃的犒勞一下你。」

  「保證沒有問題,絕對讓你滿意。」熊志偉很自信的說道。

  一進家門,熊志偉便一把抱住了李爽,熱烈的親吻著,他雙手也不停的上下摸索起來,一只手揉捏著那對渾圓的乳房,一只手伸到裙子下來回撫摸著大腿根部。李爽也迫不及待的拉開他的拉鏈,揉搓起那根已經堅硬的蛇棒。不一會兒,兩人便赤裸裸的倒在了李爽家的大床上,大床對面的墻上還掛著李爽夫妻的婚紗合影,夫妻倆笑的都很甜蜜。

  看著合影,熊志偉有種莫名的興奮,想起人妻系列的黃片裡的情景,一個翻身便把李爽壓在身下,用小弟弟頂著已經濕濕的小花蕊,慢慢的上下摩擦著,看著李爽有點急迫的表情,終於狠狠的頂了進去。

  這次李爽發出了超爽的呻吟,兩腿更是盤著熊志偉的腰,催促著他快點抽插。

  「啊…啊…啊…啊…啊…啊…」

  李爽的呻吟伴著熊志偉的節奏一聲比一聲高,熊志偉也越來越起勁,大蛇更是深深的刺進了小洞的最深處,他把她的腿架到自己的左肩上,兩腿并攏后,中間的粉穴更加的緊繃,而看著修長的美腿上細膩光滑的皮膚,更是刺激著熊志偉的神經,不顧一切的猛烈沖刺。
李爽的呻吟更是一浪高過一浪,「啊…啊…啊…啊…啊…啊…啊…啊…啊…啊…啊……啊…啊…啊…」

  做了一會兒,李爽要騎上來做,這樣插得李爽更深,李爽上下起伏的扭擺著自己的嫩腰,白花花的大乳房也隨著上下顫動,而且熊志偉可以看到李爽那欲望強烈的面容,更是在下面配合著李爽的運動,每一次都頂到花心,李爽真是爽到不行,自己撫摸著自己的乳房,享受這天下最美的運動帶來的快感。

  「啊…啊…啊…啊…啊…」呻吟個不停。

  「老公……好老公……我的棒棒老公……我太舒服了……我愛死你了……」

  迷亂的李爽已經把熊志偉當成了自己的老公,這一連串的沖擊下終於達到了高潮,居然從小穴裡噴出來3 股神水撒到了熊志偉的身上。無力的趴在了熊志偉的身上,享受著此刻天堂一樣的感覺。

  熊志偉卻更加來了力氣,從后面再次進入那洪荒之地,更加的潤滑,裡面的淫水要把大雞吧淹沒一般,他雙手扶住李爽的腰,一陣猛烈的沖擊,熊志偉的小腹與李爽大屁股啪啪的撞擊著,李爽更是啊…啊…啊…啊…啊…的放蕩的呻吟著。

  終於李爽覺得裡面的水越來越多,小穴和雞巴摩擦的越來越熱,一個強烈的超爽信號在大腦裡發出,炮彈便飛了出來。接著倆人都很滿足的摟在一起愛撫著。

  這一下午,兩人一共做了三次,最后李爽都沒有力氣去做飯了。

  兩人從此便默默的互相需要著,也不需要多說什麽……


  【完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