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乱伦小说  »  美母的黑丝美足
美母的黑丝美足

美母的黑丝美足

虽然整个世界都被丧尸所占据,原先的主人成为了慌张逃命的羊羔。

  但是,太阳不会因为地球上的事物而改变运动轨迹,今天的阳光依旧在早晨来临。

  妈妈的卧室是有一扇落地窗的,但现在却被紫色的窗帘遮住,挡住了大部分的清晨阳光。但还是有微弱的光亮透过窗帘照进卧室,虽然并不明亮,但足以让人看清楚卧室内的景象。

  那么,卧室内是什么样的一副景象呢?

  我和妈妈,母子二人,浑身一丝不挂地躺在床上,并且保持着一种亲密的姿势。

  我侧躺在床上,正面对着妈妈,一只手按在妈妈的屁股上,曾在睡梦中无意识地抓了几下。

  而妈妈也是侧躺着身子,面对着我,伸出一条雪白修长的腿,搭在了我的身上。

  我迷迷糊糊地从睡梦中醒过来,还没来得及睁开眼,首先感觉到的,是妈妈身上散发出的诱人体香,沁入我的鼻中。

  然后,睁开双眼,模糊之中看到了几乎要贴在我脸上的两团乳肉。

  眨了眨眼睛,稍微抬头,我看到了妈妈那双充满温情的明亮双眼。

  「小君。」妈妈温柔地看着我,伸出手摸着我的头:「昨晚睡的香吗?」「嗯。」我点了点头。

  「那就好。」妈妈笑了笑,眼睛弯成月牙,非常的美丽,声音也富有魅力地说着:「妈妈也睡的香。」这一幕,非常的温馨。

  我甚至都忘了现在是什么样的世界,甚至忘记了我和妈妈现如今是怎样的关系,仿佛我和妈妈依旧是以前的寻常而又温馨的母子。

  然而,接下来发生的事,提醒了我。

  「妈妈之所以睡的香,都是因为宝贝小君之前在浴缸里把妈妈干的很舒服。」妈妈脸上挂着充满母爱的温柔笑容,嘴里却说着这样的话。

  听着妈妈说出这么下流的话,不知道为什么,心中在兴奋的同时,竟然有着少许的失落。

  以前那个端庄、贤惠、谈吐优雅的妈妈再也回不来了吗?再也不会对我偶尔露出威严的样子,再也不会是那个让我喜爱而又尊敬的妈妈。

  但取而代之的,是这个妩媚、诱人、淫荡、风骚、饥渴的妈妈;不管我做什么,妈妈都会满脸媚笑地将一身美肉贴上来。毫无母亲应有的威严,而是一个每天都要和我做爱,否则就浑身饥渴难耐的淫荡美母……「小君,你怎么了?在想事情吗?」妈妈察觉到我的神色有些微妙,便开口问。

  我回过神来,看着妈妈的眼睛,摇了摇头,示意没什么。

  妈妈也没有在意,娇笑一声,对我眨了眨她那美丽的大眼睛:「宝贝,昨晚那么卖力,一定消耗了很多体力吧?妈妈去客厅给你拿些吃的。」说着,妈妈起了床,走到衣柜前,拿出自己的衣物开始穿上。

  没多久,就穿好了。

  只不过,妈妈的打扮却一点都不像是身处世界末日之中的人。

  一身白色的OL衬衫,加一件黑色的包臀短裙,然后再配上一双黑色的紧身裤袜。

  而且,即便是在穿衣物的过程中,妈妈都不忘时时对我摆个性感的姿势,尤其是在穿裤袜的时候;当她穿好时,面带微笑地对我问:「小君,怎么样?妈妈的这副打扮好看吗?」我点了点头,但随后又不解地问:「妈妈,现在都已经是世界末日了,你怎么还注重打扮?」妈妈走到床边,一只腿半跪在床上,伸出手来,手指轻轻点了一下我的鼻头:

  「小君难道没听过女为悦己者容这句话?正是因为小君在妈妈身边,妈妈才会时常打扮的这么漂亮啊。」说完,妈妈在我脸上亲了一口:「小君先在床上休息,妈妈这就去给你拿吃的。」没有磨蹭,妈妈直接走出了卧室。

  看到妈妈离开卧室,我心想,反正已经睡醒了,不如就起床吧。

  然后就下了床,没几下就穿好了衣服裤子,因为也没几件,也就一件衬衫,一件短裤,能花多少时间?

  一边揉着还有些惺忪的双眼,我刚走出卧室,就看见妈妈正左手提着大瓶装牛奶,右手拿着一大盒的冷冻牛排。

  妈妈转过头来看我已经起床,就让我坐在沙发上,说是把牛排放进微波炉里加热一下就吃早饭。

  只不过,妈妈这次却一下子将大半盒的牛排都放进了微波炉,我哪里吃得下这么多,连忙对妈妈说道:「太多了太多了!我吃不了这么多的!」妈妈转过头来,笑着对我说:「我当然知道小君吃不了这么多,可现在家里还有新来的阿姨和大姐姐呀。」这时,我才突然想起来,我自己的房间里还睡着李阿姨母女呢。

  自从末日降临之后,我一直和妈妈在一起,现在家中突然多了新来的两个人,一时间让我有些不习惯。

  话是这么说,但总不能让李阿姨母女俩离开吧?更何况还是在这充满了丧尸的世界。

  没多久,牛排就热好了,妈妈让我稍等一下,自己走到我的房门前,敲了敲门。

  「怎么了?」房门后面传来李阿姨的声音。

  「我准备了一点早餐,不介意的话就一起吃吧。」妈妈说道。

  「哎呀!这真是不好意思!尽给你们添麻烦!」房门后面传来一阵略显仓促的脚步声。紧接着,房门被人打开,李阿姨的身影出现在妈妈面前:「你收留了我们母女不说,还对我们这么客气,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报答你了。」妈妈笑了笑,没有在意,余光瞥见床上正在穿衣服的李沁,又看着李盼玉阿姨,和蔼地说道:「这是哪儿的话,现在这种时候,正应该团结一致互相帮助啊,更何况我家里有这么多的食物,自然应该拿出来分享才对。」然后,又是一阵客套的话,我一直坐在沙发上默默地看着。妈妈的笑容非常的温柔,而李阿姨的笑容则是非常的热情。

  接着,李阿姨和她的女儿一起从房间中出来,当她们两个看到早餐是牛排加牛奶的时候,表情非常的惊讶。

  「怎么了?难道你们不喜欢吃牛肉?」妈妈疑惑地问。

  「不…不是…」李阿姨摇了摇头,接着,又情绪复杂地看着盘子里的牛肉:

  「只是没想到,在现如今的世界,我还能吃到这么好的食物。」我知道现在的世界已经被丧尸彻底占据,也知道整个世界都陷入了可怕的尸潮当中,但自从末日来临到现在,一直有着经过病毒强化的妈妈在保护我,所以我对外面的危险并没有一个准确的认知。

  至于食物问题…经过病毒的强化…或者说是变异的妈妈不停地从外面搜寻食物,几乎每次回来都会带回来一大箱子的食物和水,或者是药品之类的东西。

  而且妈妈经过病毒强化之后,对正常的食物有了排斥的反应,根本吃不下任何东西,只能以我的精液为食物,所以家中的食物都是给我一个人吃的。

  只有一开始的时候,妈妈还没有被病毒强化,带着我在家中躲避丧尸的袭击。

  之后因为食物耗光,而不得不出门搜寻,继而被丧尸袭击产生了变异。

  至此之后,我就被妈妈牢牢地保护着,再也没有感觉到任何来自末日的威胁。

  甚至可以说,我在这个世界末日之中活的非常滋润…而且并不夸张。

  接着,苏阿姨一边吃着牛肉,一边和我妈妈聊天,顺便问了一声为什么我妈妈不吃牛肉,妈妈随便编了个借口说是已经吃过了。

  在这段过程中,我一直默不作声地吃东西,而那位名叫李沁的大姐姐和我一样,一言不发,只是眼神有些奇怪地看着我和妈妈。

  「对了,苏妹子,这些食物都是你一个人弄来的吗?」李阿姨似乎是随口一问,看着这满屋子的食物和水。

  妈妈面不改色地说:「怎么可能,我哪有这么大的本事,这些食物都是我和几个关系要好的邻居一起在外面弄来的。」我不动声色地偷偷瞥了妈妈一眼,看来她是不想对外人透露自己被病毒强化的秘密,所以就编造了一个借口。

  「唉…」说完,妈妈叹了口气,在李阿姨还没来得及追问之前,又露出一副伤心的表情:「可惜了,几天前我和他们一起外出,准备搜索一些幸存的人,结果遇上了很多的丧尸,我虽然侥幸活下来了,但他们却…」说到此处,妈妈有些伤心地用手捂住大半张脸,只露出鼻子以上的部位,抽泣了几声。

  「哎呀,瞧我这张嘴,真是抱歉。」李阿姨连忙放下筷子,拍着妈妈的肩膀安慰道。

  「没…没什么…」妈妈摆了摆手,示意没关系。

  接着,妈妈走到我身边,看着正在闷头吃牛肉的我,摸了摸我的头,说道:

  「小君,快点吃,吃完了去卧室。」

  我先是不解,可当我看到妈妈给我使眼色的时候,瞬间明白了,于是加快了吃东西的速度。

  没多久,盘子里的牛肉就被我吃了个干净。

  「来,去睡觉吧。」妈妈牵着我的手往卧室走去,忽然间看到李阿姨母女二人一头雾水,妈妈这才解释说:「哦,我儿子昨晚做噩梦了,一宿都没睡着。」「妈妈…你能不能陪着我?我害怕…」我顺着妈妈的话,说道。

  「好吧好吧。」妈妈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摸了摸我的头。

  李阿姨母女这才消除疑惑。

  是啊,这样的末日之中,一个小孩子哪里受得住这样的压力呢?就算是自己母女两个,也不止一次地被吓哭过。

  妈妈牵着我的手,又回到了卧室,并且「咔嚓,」的一声,房门被反锁住。

  房门完全遮住了李阿姨母女二人的视线,完全隔绝了客厅与卧室。

  「小君…」妈妈俯下身子,卸下了在外人面前的面具,在我耳边哈了一口气:

  「妈妈还没吃早餐呢…」

  说着,妈妈的一只手摸到我的胯下,隔着裤子开始揉捏我的鸡鸡。

  虽然昨晚才和妈妈在浴室里来了一次大战,但我在那之前喝了不少妈妈的奶水,现在体力也恢复的差不多了。

  妈妈俯下身子,弯着腰,从后面抱住我,丰满的巨乳紧贴着我的背部。

  「妈妈,到床上去吧。」我小声地说。

  妈妈也同样小声地笑了笑,从后面一把将我抱起,就像是抱小孩子一样,走到床前,带着我一起扑在床上。

  在柔软的大床上轻轻地弹了一弹,妈妈便迫不及待地脱掉我的裤子,露出我那还未勃起的小鸡鸡。

  「小君的小鸡鸡还没变大呀。」妈妈笑着用手指戳了戳我的龟头:「既然这样,就让妈妈用嘴帮你吧。」说完,妈妈张开樱桃小嘴,准备含住我的鸡鸡。

  「等等!」我突然出声制止。

  「嗯?怎么了?」妈妈有些诧异。

  「那个…妈妈…」我看着妈妈那双被黑色丝袜包裹住的性感美腿,心中升起的想法迅速占据高地。

  「昨天晚上的要求妈妈都答应我了,那么…这样的要求妈妈肯定会答应的…」心中这样想着,我用笑容掩饰激动地对妈妈说:「妈妈…这次…可不可以…用你的…脚?」我的语气像极了一个向妈妈索要玩具的孩子。

  「脚?」妈妈先是一愣,然后表情与眼神都变得十分玩味,紧接着,又嗤笑了一声。

  正当我奇怪妈妈为什么笑的时候,她突然娇笑着说:「宝贝,老实告诉妈妈,你以前是不是看过一些色情的东西?」「我…我…」我突然语塞,因为妈妈说对了。不过我又转念一想,换做是以前的妈妈,肯定会因为这个对我发火,可现在的妈妈已经成为了我的淫荡乱伦美母,怎么可能会因为这种事情而生气呢?

  语塞,我就点了点头,承认了。

  「真是个坏宝贝,小小年纪就不学好,怪不得会欺负妈妈。」妈妈娇嗔着,想要装出一副生气的模样,可自己却先忍不住笑了出来。

  「妈妈同意了吗?」我压抑着兴奋的声音,问。

  妈妈突然面色一改,眼神变得极其温柔,直起身子,跪坐在床上,含情脉脉地看着我,说道:「你不仅是妈妈的宝贝儿子,现在更是妈妈最爱的爱人,妈妈怎么可能不答应你呢。」「太好了!妈妈真好!」我高兴地说。

  「嘘,小声点。」妈妈做了个嘘声的手势,又指了指卧室房门,示意李阿姨母女二人还在外面呢。

  我连忙捂住嘴,嘿嘿地笑了两声。

  「躺好了,可不要乱动哦。」妈妈又对我温柔地笑了笑,还贴心地递给我一个枕头,让我靠在枕头上。

  一切都准备好了,就等妈妈开始用她那穿着黑色丝袜的极品美足服侍我的鸡鸡。

  「宝贝…」妈妈看着我两腿中间软趴趴的肉虫,露出羞涩的表情:「虽然妈妈以前看过一些AV电影…但妈妈还是头一次足交…」「真的吗?」我听到后,更加欣喜了:「连爸爸也没有享受过吗?」妈妈红着脸,点了点头。

  然后,我看着妈妈坐在我的身前,被黑色裤袜裹住的美臀坐在洁白的床单上,轻轻地抬起她那精致的黑丝美足,露出没穿内裤的私处,一条引人向往的肉缝清晰可见。

  紧接着,妈妈深吸了一口气,将她那被黑色丝袜覆盖住的柔软脚掌贴在了我的鸡鸡上。

  妈妈此时还穿着白色OL衬衫与黑色包臀裙这两样搭配,并没有脱下,而且无论是气质还是样貌,妈妈都非常适合OL装。

  所以,此时的场景若是在不知情的人眼中,则是一位都市美女OL穿着黑丝裤袜,在给一位12岁的小孩子做足交。

  如此香艳劲爆的场景,连AV电影中都不会出现,只会在色情漫画中才有登场的可能。

  当妈妈的黑丝美足与我的鸡鸡接触的那一刹那,一种异样的触感传来,胯下的鸡鸡就好像是触电了似得,突然一阵电流传遍全身,我忍不住整个人抖了一抖。

  「宝贝,妈妈继续咯。」妈妈看到我的表情,妩媚地笑了笑,另一只脚也伸了过来。

  虽然妈妈是头一次进行足交,技术有所欠缺,但妈妈的极品黑丝美足却弥补了技术上的缺陷!

  柔软、香嫩、精致、洁白的一对玉足仿佛是由神灵的双手精心雕刻出来的一般,即使是最挑剔的审美家都无法找出瑕疵。

  被黑色的裤袜包裹着,遮住了这双玉足的雪白,却为其添上了别样的魅力。

  双脚在动着,妈妈自己的手也没有闲着,将黑色的包臀裙掀起至腰部,露出了自己的下体,然后用手指挑逗着自己的阴蒂。

  就这样,妈妈一边自慰,一边为我足交,两人都获得了快感。

  妈妈摆弄着自己的双脚,一开始有些笨拙,只是将脚心贴在我的鸡鸡上,然后轻轻地挤压,然而没过多久,妈妈突然想到了自己以前在AV电影中看到的那些技巧,有样学样的用在了我的身上。

  我靠在枕头上,看着自己的鸡鸡被妈妈的黑丝美足挑弄,不仅肉体上产生快感,视觉上也传来愉悦。

  两只黑丝美足放弃了笨拙的方法,而是突然用脚掌心左右夹住我逐渐充血勃起的鸡鸡,上下套弄了起来。

  「啊…妈妈…这样…好舒服啊…」我享受着妈妈的美足服侍,忍不住这快感,小声地说道。

  「宝贝,妈妈的脚弄的很舒服么?」妈妈娇笑着问我,一只手揉着肉穴,另一只手伸进自己的OL衬衫中,捏着自己的乳房。

  我连忙点着头。

  妈妈仿佛是受到了鼓励,加大了黑丝美足的力度与频率,迅速地用双脚为我套弄着鸡鸡。

  此时,我的鸡鸡已经完全勃起至最大了。

  妈妈看到我已经完全勃起,饥渴的眼神盯着我的鸡鸡,自己也是春情涌动。

  接着,妈妈一只脚踩住我坚硬的龟头,被黑丝裹住的柔软脚心抵在我的龟头马眼上!

  就这样踩着我的龟头,左右动了起来,我的鸡鸡就像是摇杆似得被妈妈踩着左右扭动。

  妈妈的另一只黑丝美足也没有闲着,被黑丝裤袜包裹的五根脚趾踩在了我的卵蛋上,小巧可爱的脚趾头像是按摩似得,挤压着我的卵蛋。

  在这般刺激之下,我忍不住闭上双眼,全身心的享受着妈妈给我带来的快感。

  妈妈自从被病毒强化之后,性欲也十分的强烈,这一点早就提到过。此时的妈妈一边为我做着足交,另一边自己也在欲火蠢动。

  「嗯…哈…宝贝…」妈妈的黑丝右脚踩着我的卵蛋,不停地挤压着,黑丝左脚直接踩在我的鸡鸡上,并且还故意用脚趾刺激我的马眼。

  「宝贝…」妈妈的脸上泛起了诱人的绯红:「宝贝的表情…好可爱…妈妈…妈妈忍不住…都…都流出水了…」妈妈的黑丝裤袜美足为我足交着,而她自己的双手也一直在自慰,整个白色OL衬衫的扣子被妈妈全部解开,露出了两颗肥大雪白的奶子,并且有一只奶子正被她自己抓捏搓揉着。

  另一只手也并没有闲着,妈妈伸出两根手指插进自己蜜水泛滥的肉穴里,不断刺激着自己敏感的G点。

  在这一上一下的刺激下,妈妈所流出的爱液甚至都将床单打湿了一大片。

  我看着妈妈满脸春情荡漾的神情,只觉得口干舌燥,欲火狂烧,鸡鸡竟然又胀大一分!表面上的青筋血管都浮现了出来!

  「哈哈…宝贝…宝贝的大鸡鸡…这么兴奋…肯定是…妈妈的脚…弄的很舒服…对吧?」妈妈一边喘着粗气,呼吸急促地说着,脚上的功夫一点都没有落下。

  我被妈妈的黑丝美足刺激的快感迭生,鸡鸡就像是要炸裂开来似得舒爽,敏感的龟头上以及马眼周围,被黑丝的质感以及美足的柔软不停地刺激与摩擦着,简直让我神智恍惚。

  「妈妈…」我喘着粗气,鸡鸡上的快感不断袭来,使我难以招架:「妈妈的脚…弄的我好舒服…我的鸡鸡…唔…啊…嘶…太舒服了…」妈妈听到后,一对黑丝美足突然又恢复了之前的做法,两只脚掌合在一起,然后弓起脚背,紧接着将我的鸡鸡紧紧夹住,用力地上下套弄着。

  「乖宝贝…」妈妈双手撑在床上,使出浑身解数,双脚不停地夹紧套弄着我的鸡鸡,嘴里说着让人血脉喷张的淫言浪语:「乖宝贝…这个已经不能叫鸡鸡了哟…变得这么大…应该叫大鸡鸡…或者叫鸡巴…大鸡巴…啊…亲爱儿子的鸡巴…热热的…龟头滚烫的…要…要射了吗…要射的话…对妈妈说…妈妈…想吃精液…唔…因为…妈妈…还没…吃早饭…」我的鸡鸡…不…按照妈妈说的…我的鸡巴已经到了极限,虽然妈妈是头一次尝试足交,但我还是很快就别妈妈弄的要射精了。

  整根鸡巴都到了射精的边缘,一股强烈的冲动瞬间袭来,我压抑着声音对妈妈说道:「快…快点…妈妈…我…快要…」虽然我没有说完,但妈妈仍然立即收回了正在足交的双脚,迅速地趴在我的胯间,张嘴含住了我胯间正在跳动的鸡巴。

  这点让我非常的意外,虽然妈妈不止一次地为我口交过,但我一般只在妈妈的肉穴里射精,还从来没有在妈妈的嘴里射精过。

  一次都没有。

  如果这次能够目睹着妈妈用嘴吞下我的精液,一定是件让我兴奋的事!于是,我便全身心地享受着妈妈的口交服侍。

  刚刚被黑丝美足服侍过的鸡巴又被温暖湿润的口腔含住,而且妈妈还用她那灵巧的香嫩软舌在我的龟头上舔刮着,甚至还用舌尖刺激着我的马眼。

  已经到达射精边缘的鸡巴被妈妈这样挑逗,我再也按耐不住,直接抱着妈妈的头,毫无爱惜地在妈妈的嘴里用力抽插,将妈妈的嘴当做肉穴,猛力抽插了十几次,次次直抵喉咙。

  「唔!呕!呜呜呜!」妈妈被我的龟头刺激到喉咙,难免的产生了恶心的感觉,但整个嘴都被我的鸡巴堵塞住,只能发出呜呜呜的闷叫。

  「啊…妈妈…你的早餐来了!」我抱着妈妈的头,大力的抽送使得我的卵蛋拍打在妈妈的下巴上,发出啪啪啪的声音。紧接着,我全力以赴地在妈妈嘴里拼命一刺!

  这时,早已准备多时的精液被我全数射出!马眼张开喷出了大量浓稠滚烫的精液,浇灌在妈妈的喉咙里。

  「唔…呜呜呜…」妈妈的手不停地刺激着自己的阴蒂,另一只手几乎自虐似得掐捏着自己的乳房,嘴唇用力地箍住我的鸡巴,唯恐有半点精液流出。

  「咕噜…咕噜…咕噜…咕噜…」妈妈吞咽着我射出的精液,喉咙耸动了几下,连续咽了好几口才将精液全部吞下。

  紧接着,妈妈还不忘用舌头在我的鸡巴上刮舔,为我清理残留下的液体。

  「啊…」我畅快无比地叫了一声,靠在床上,轻轻地抚摸着妈妈的秀发。经过妈妈的黑丝足交之后又在她的嘴里射出精液,已经让我充分地体验了一次绝妙快感。

  妈妈在我射精之后,不停地吞咽精液的同时,也在不停地用手搓揉自己的阴蒂,两根手指夹住这一粒极其敏感的肉豆子,不停逗弄着。

  「唔!呜呜呜呜呜!!」终于,妈妈突然浑身一震,像是触电似得痉挛抽搐了一下,紧接着子宫大开喷出一股阴精,一股白色的水流直接从肉穴中喷射出来,打湿了床单。

  「啊…啊…啊…」妈妈声音娇软地喘息着,吐出灼热的气息,倒在我的身旁。

  经过了一次潮喷高潮之后,妈妈浑身都浸泡在愉悦的海洋中。

  我也躺在床上,抱着妈妈高潮之后的美妙娇躯,妈妈也伸出一只手揽着我的身体。

  「唔…好宝贝…」妈妈慵懒的声音响起,她以一种爱恋的眼神看着我:「舒服吗?」「嗯…」我还在喘气,应了一声。

  「妈妈也是…虽然没有宝贝的鸡巴插进来…但是…宝贝的精液…对妈妈来说…很好吃…」妈妈明亮的眼眸中秋水盈盈,春情绵绵,温柔极了,用手轻轻抚摸着我的脸。

  我笑了笑,抱住妈妈的软腰,抚摸着这完美的娇躯。

  这一刻,母子二人全然将身处末日之中这一事实抛之脑后。

  然而,接下来的事情,将我们拉回了现实。

  「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!!」



  【完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