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武侠古典  »  【玉女.仙道】
【玉女.仙道】
第一回 绝色红颜暗香袭人
  昨夜一场大雪袭来之后,惹的晋国京师一夜之间成了雪国,此时此刻已是深
夜,各家各户都早早睡了,几条流浪野狗缩在小巷黑暗里吞吐着舌头。
  这里是菜市口,京师重犯斩首的地方,白雪给这夜蒙上了一层银白色新衣,
越往前走,越是不知多少孤魂野鬼在这夜里游荡,一股冷风吹来,赶车的丫鬟被
这阴森的气氛惹的差点蹦了起来,奈何主人非要到这里来,可怜她也只有缩着脖
子继续往前边夜色赶着马车了……
  寒风呼啸不止,厚厚的积雪兀自残留下殷红的血,丫鬟跳下马车探头探脑,
左顾右盼,生怕夜叉鬼从哪儿窜出来把她吃了。
  夜色是如此纤尘不染,只见从马车里面探出一只美丽玉手,那玉手轻轻掀开
车帘,梦幻一般从里面走下来一名年轻少女。
  这少女头戴斗笠,看不清她面容如何,只能瞧见斗笠下是那诱人红唇,此女
身材高挑,远远看去气质孤傲清冷,修长娇躯穿着一袭白衣,是比这雪都要白上
几分的白衣纱裙。
  她手里提着竹篮,娇躯盈盈跪倒在雪地,偏着脸从竹篮里取出纸钱,吃食,
蜡烛,看来是为这死人烧纸了,旁边丫鬟哆嗦着手儿娇声道:「小姐……您干嘛
要来这里烧纸啊,被杀的可是皇上最痛恨的人……」
  她轻咬红唇道:「别人可以不来,我却不能不来。」
  丫鬟皱着眉头道:「可是您这样做,让老爷他很难做的!」
  跪在地上的叫做楚瑾月,是晋国丞相之女,纸钱点燃绽放出明亮火光,火红
光线映照在她脸上,照出来的是何等绝美的容颜,丫鬟没有办法只好蹲下来帮她
一起烧着纸钱,一边嘟囔着轻声细语,楚瑾月不怎么说话,看的出来她是一个少
言寡语的人。
  她主仆二人在这里烧完纸钱,黑暗深处被火光照出来两道人影,一个脸蒙黑
布的年轻男人,他目光如炬,眼睛里倒映着点点火光,一只大手拉着名年纪不过
七,八岁的小孩子,那小孩子头戴丧巾,一双清澈大眼无辜的瞧着眼前一切。
  楚瑾月烧完了纸钱,淡淡起身就要收拾东西离开,似乎完全没有看见对面的
二人,男人名叫宁逸,是晋国忠勇将军宁之渊的四子,这次晋国宫廷的应龙之变,
不止东宫太子一党被捕杀殆尽,就连宁家也难逃噩运,先是在后宫贵为皇妃的表
姐萧菲儿,被安上谋反罪名之后不知所踪,接着是锦衣卫奉旨抄家灭门,一切都
太快了,让人恍若昨天。
  宁逸牵着小孩的手步步走来,楚瑾月娇躯迎风而立道:「你不该回来。」
  宁逸瞧着她眼睛,伸手猛然解开蒙在脸上的黑巾,几乎是字字问道:「是,
不该回来,只是宁家又犯了什么错?」
  楚瑾月美眸落到他旁边小孩身上,语气也多了几分柔和道:「是菲儿姐的儿
子小贤吗?」
  小贤眨眨大眼睛,狐疑的点点头,楚瑾月伸出玉手摘下斗笠,露出来一张倾
国倾城的女子容貌,这夜色都因为她,而显得明亮了几分,小贤眨着眼睛打量着
她,楚瑾月轻启红唇笑道:「想不到小贤都长这么大了,要吃糖么?」
  她摊开玉手,只见美丽手掌间是一颗诱人糖果,小贤看着糖果吞吞口水,又
跃跃欲试,刚想挣脱宁逸手掌去吃糖,宁逸握紧他手道:「不急。」
  火光早已熄灭,楚瑾月一袭白衣胜雪立在积雪中,长发拂过她美丽面颊,只
听得她红唇吐出轻柔话语道:「我一向不喜欢穿白衣,今晚第一次穿白衣,好看
吗?」
  宁逸大步向前逼近她娇躯,楚瑾月一动不动,两个人呼吸可闻,她娇躯香气
清晰缭绕身边把他包围,宁逸的眼睛紧盯着她的脸,缓缓伸出手掌托住她光滑的
下巴,仔细欣赏着她绝美容颜,这张脸,这具美人娇躯不知迷倒了多少男人,宁
逸自也不例外,当初为了这张脸,为了这具身躯,不知梦里见她多少次……
  眼前男人的手抚摸着她脸颊肌肤,一点一点停留在到她的红唇,这么冰清玉
洁的红唇,相信没有谁可以抵挡住她的诱惑,宁逸已然忍不住痴痴道:「你还是
这么美,美的让人似在做梦。」
  楚瑾月一双美眸瞧着他眼睛,红唇已然在他手指抚摸下,轻颤道:「忘记那
些仇恨,我跟你走好么?」
  宁逸深深看着她的脸,手掌同样战栗着在她肌肤游移,楚瑾月美眸里水雾渐
多,红唇吐气如兰,宁逸手掌渐渐攀上她胸前高耸的一团玉峰,触电一般的感觉
袭来,楚瑾月忍不住轻呼一声,娇躯发软道:「宁君……」
  刚一声宁君说出,她红唇已然失陷,男人充满霸道的力气瞬间袭来,她似大
海狂涛里的小船,任由自己在狂风恶浪中只能依偎进男人坚实的怀抱,宁逸含着
她红唇似蹂躏一般亲吻,一根舌头迫不及待伸进她小嘴里。
  楚瑾月在他怀里娇喘着,面对着男人的侵占,似被迫一般吐出香舌迎合登时
就被男人舌头缠住,两人忘乎所以的拥吻,他的手掌不停抚摸着她引以为傲的挺
拔玉峰,楚瑾月娇喘着,呻吟着,与他深吻不止,竟料不到,宁逸就在此刻身躯
往后连退几步,脸上说不出是何神情,摇头笑道:「月儿红唇还是这么香甜,娇
躯还是这么销魂蚀骨,只是宁逸再也无福消受了,以后瑾月小姐大可忘了我这罪
人了。」
  楚瑾月柳眉颇有几分幽怨道:「真的不能……忘掉吗?」
  宁逸盯着她脸淡淡道:「不死不休……」
  楚瑾月闻言,一张俏脸登时多了几分痛苦神情道:「你这又是何苦?你是斗
不过皇上的,月儿陪你过一辈子难道不好吗?」
  宁逸转身握住小贤手掌道:「其实我知道,那昏君对你是不错的。」
  楚瑾月握紧秀拳道:「我若说我是身不由己,你信吗?」
  宁逸闭上眼睛,背对楚瑾月道:「你若从朕,朕许你为后,一人之下,万人
之上,与朕共享锦绣河山。」
  楚瑾月闻言,脸色登时苍白无比,因为这段话正是在御花园中,皇帝赵隆亲
口对楚瑾月说的,不知怎么他竟然知道了?刚想问宁逸怎么知道的,宁逸道:
「不用问我怎么得知,若想人不知,除非己莫为。」
  楚瑾月深深呼吸一口气,轻声道:「不是这样的,你听我解释好吗?」
  宁逸拉着小贤手道:「不必了,罪人该走了。」
  楚瑾月俏脸苍白,玉手从袖中取出一封纸道:「站住,你看这是什么?」
  宁逸默然停下脚步,回头看着她玉手拿着的纸张,楚瑾月一双玉手扯住红纸
道:「这是你我婚书,你为了这纸婚书吃了多少苦才换来的,你若不肯回头,我
便撕烂了它,从此你我路人……」
  宁逸默然回身,拉着小贤的手一步一步往夜色走去,楚瑾月咬紧红唇,玉手
猛的把婚书撕烂,不过片刻,碎片掉了一地,她再抬起头来,脸上已然毫无表情
……
  一道又一道黑影飞快从楼顶无声无息跃下,呈扇形把去路,回路包围,这些
人皆是黑衣蒙面,个个眼睛里充满兽性,楚瑾月仙子一般背负玉手走来,轻启红
唇淡淡道:「杀了他。」
  小贤一双大眼睛里充满害怕,无助的搂着宁逸胳膊,周围黑衣人越来越逼近,
危险的气息肆无忌惮的袭来,似乎避无可避时,宁逸握紧小贤手掌轻语道:「人
生在世得一红颜知己,又有何求。」
  这句话,是两人订亲之时,他搂着楚瑾月在一颗桃花树下说的誓言,宁逸说
完这句话一动不动,楚瑾月美眸神情复杂,看着那个倔强的人男人,她似做了决
定,娇躯默然转身,留下一句斩钉截铁的话语:「从此,你我再不相欠……」
  她一句话语,黑衣人转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,两个人背对着背各自越行越远,
直至不见。
  一坛好酒应该陪谁来喝?林萧此刻坐在窗边作了难!是请美人来喝,还是一
个可以聊天的兄弟来喝?就在他作难的时候,有人上来了,是宁逸,他还带着一
个小孩,林萧自顾自倒了一杯酒,砸吧砸吧嘴笑道:「实在想不到宁兄也有今天。」
  他实在是一个很有魅力的男人,尤其是笑起来的时候,几乎没人比他笑的更
加好看了,这样一个有魅力的人,自然有很多女孩子喜欢了,林萧,戎国最负盛
名的小王爷,不爱江山爱美人的一个小王爷!
  宁逸牵着小贤手掌一块儿落座,伸指弹去脸上风霜道:「这次来想请林兄帮
个忙。」
  林萧皱皱鼻子,一双眼睛却笑的十分好看道:「不用说,自然是要送这小毛
头去戎国了,我知道的一清二楚。」
  宁逸看了看小贤摇头笑道:「哪有,君子素爱成人之美,早就听说王爷被碧
雪宫主迷了魂去,正好,我这儿就有一张可进碧雪宫的请帖。」
  林萧听他说起碧雪宫一双眼睛登时明亮无比道:「哎,该有的人不该有,不
该有的人偏有,折煞某人咯。」
  宁逸握紧小贤手掌道:「如何?」
  林萧点头道:「好吧,我就陪你胡闹一回,你打算怎么去戎国?」
  宁逸拿起酒杯轻吟一口酒道:「无限正道,地狱临门!」
              (未完待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