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武侠古典  »  【子不语系列—织女情史】
【子不语系列—织女情史】
子不语系列—织女情史 

 

  圣人高德,不屑谈论∶怪、力、乱、神。
 
  路人缺德,只会瞎掰∶淫、欲、邪、魔。
 
  本文取材自民间传说《牛郎织女的故事》
 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 
相传七仙女织女是天帝的孙女,住在银河的东边。织女是七先女中的幺妹, 她和其他六位姐姐都是天庭的织造能手,每天给天上神仙星君们,织造五颜六色 的彩衣。
 
隔着银河的另一边是人间,在那里住着一个牧牛少年,人称牛郎。牛郎的父 母早已去世,只有一头老牛和他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平常日子。
 
有一天牛郎正在银河边的树下午休,突然一阵悠扬的乐声传至天上,空气中 顿时充满馨香之气,然后就有一阵女子的嘻戏声由远而近,好奇的牛郎连忙隐身 芦苇中,偷偷的观瞧声音来源的方向。
 
一会儿,竟然看到有七位美女从天而降,只见美女们各个容貌艳丽,婀娜多 姿,环肥燕瘦各具特色,看得牛郎目不转睛,惊艳不已。当美女们走到银河岸边 时,就在嘻闹中开始脱下她们的衣裳,先后纵身跃入清流理沐浴戏水,而且都没 发现正牛郎正在芦苇中偷看。
 
牛郎看着美女们衣带渐宽,一一露出凝脂润玉的肌肤、丰腴挺耸的玉乳、乌 亮光泽的绒毛……一时间美女如云、玉腿如林的激情景致,让牛郎看得目不暇给, 情难以禁,胯下自然一阵骚动。
 
牛郎抚胯沉思,突然福至心灵生一歹计,连忙从芦苇中跑出来,到岸边拿走 一套衣裳。美女们一见突然有生人出现,而且还是个男人,大家都吓的花容失色、 羞怯万分,也顾不得赤裸裸的,急忙上岸各自拿着衣裳,连穿都来不及穿,随便 或披或掩的四下逃离。
 
美女们都走光了,当然只剩下那个没有衣裳的织女,只见她又羞又急,东遮 西掩的又跳入银河里,藉着河水淹避,以免春光外泄。只听织女用颤抖的声音叫 喊着∶「喂……求求你……把衣服还给我……」
 
牛郎把取得的衣服放在芦苇里,然后走到岸边,只见织女的容貌清秀慧资, 真是如诗所吟∶
 
                    红雨春波月色初,长娥有意照清渠; 
                    羞人解语堪难比,上国天香总不虚。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─《领南才子─萧云ㄏ》
 
    牛郎不禁看得傻了眼,半天说不出话来。
 
织女看牛郎瞧得出神,不禁脸更红、更烫,嗫嚅的说∶「喂!求你行行好, 把衣裳还我好吗?」
 
牛郎这才回过神来,嘻皮笑脸的说道∶「我叫牛郎,不叫「喂」,你叫甚麽 名字?你们又是谁啊?」
 
织女说∶「我叫织女,我们是天上的七仙女,是帮天上神仙星君们织编彩衣 的……喂牛郎请你快把衣服还给我……」织女又哀求着。
 
牛郎向织女说∶「衣服还你是可以,不过……」牛郎吞了一下口水,继续说 道∶「不过我要你当我的妻子。」
 
织女听了内心忽地一震,斜睨偷瞧着牛郎,觉得牛郎长得英武非凡、俊秀挺 拔,内心不禁一阵前所未有的荡漾,而且对於「当妻子」之意也似懂非懂的,也 为了要取回衣服,只好答应的微微点个头。
 
牛郎一见织女答应了,兴奋得立即脱掉衣服,跟着跳入银河里,抱着织女。 织女被牛郎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得手足无措,连忙伸手推拒,急急的说∶「牛郎, 你要干甚麽?……你不要过来!」
 
牛郎蛮力使劲的抓着织女的手,说∶「你不是答应当我的妻子了吗?当妻子 就不能拒绝让我抱抱。」
 
织女不解的说∶「不要啦!羞死人了,我已经答应当你的妻子了,你赶快把 衣服还给我,我还要回天庭呢!」敢情,织女还不了解「当妻子」的真正含意! 
牛郎抱着织女赤裸的肌肤紧贴胸前,说∶「别忙着回天上,待回保证你只羡 鸳鸯不羡仙!」说着就贴唇吻着织女。
 
织女赤裸裸的被男人抱着亲吻,只觉得一股男性的体味阵阵袭来;怒耸的乳 峰;紧贴在牛郎结实的胸膛上柔蹭着;小腹上还有一个不之名的硬物在顶撞着。 织女只觉得混身在发烫、无力,一种很奇妙的感受让自己觉得很舒服。
 
牛郎也是初次尝到如此清香的滋味,不由自主地将舌头伸进织女的嘴里搅拌 着,更有一股冲动地想吸吮她的唾液。织女似乎也无师自通的把舌头迎缠上去, 双手渐渐也抱紧牛郎,在他的被上拂挲着。
 
牛郎的手开始不老实的滑到织女的臀上,轻抚着股肉和股沟。织女的肌肤本 来就滑腻无比,在水里抚摸起来更是顺溜至极,让牛郎在肌肤的接触下激起高帜 的淫欲,肉棒彷佛又暴涨许多。
 
牛郎的嘴也渐渐向下移,企图想要亲吻织女的胸部,因为银河的水位正好淹 过乳房,牛郎只好双手用力,从织女的后臀将她托高。借着水的浮力,牛郎几乎 毫不费力的就把织女的胸肉对上自己的嘴,张嘴便含着乳峰上的乳尖一阵舌挑, 唇磨、齿夹……
 
牛郎在水里的手更是顺着织女的股沟,探着她大腿根部的嫩肉,手指也微微 接触到平卷曲的绒毛。织女在牛郎这麽口到、手到的挑逗下,只觉得肌肉紧绷着、 颤抖着,体内也一阵趐痒,不知如何以对,只好咬着嘴唇轻轻的呻吟起来。 
当牛郎忘情用力的吸吮着织女的乳房时,织女的身体起了自然的反应,不禁 双手紧勾着牛郎的颈项,后仰着头从喉咙发出急促的呼吸,而阴道里的湿意也愈 来愈浓。在微凉的气候里,织女竟然香汗淋漓,胸腹内彷佛燃起一把无名火,烧 烫热度似乎要把自己融化一般。
 
牛郎的手指在织女的阴唇上搓揉着,穴口渗出的蜜液混着河水,更让牛郎的 手指无意中,滑入阴唇内部的膣口。「啊!」织女呼出一口气,忍不住大叫一声, 只觉得牛郎的手指,正搔到趐痒的部位,一种无可言喻的快感立即布满全身,让 她全身一阵又一阵的颤栗着。
 
当牛郎的手指触到湿润的阴道时,难忍的淫欲让他再也按奈不住,再略微抬 织女的臀部,让挺举的肉棒对准织女的阴户。牛郎松手、挺腰一气喝成,龟头便 钻进阴道里。
 
「啊!」处女穴的刺痛,让织女哀叫一声,泪水立即夺眶而出。牛郎不知是 不懂处女知痛,还是淫欲攻心,毫无怜香惜玉的扶着织女的柔腰,一阵上下起伏 让肉棒做着抽送的动作。
 
或许牛郎也是生涩的初次,加上织女因刺痛的不配合,使得牛郎肉棒插入的 部份不到一半,而且也插了几下,牛郎就喷泄出精液了。趐麻的高潮让牛郎在抽 搐中松开织女,织女如逢大赦般的连忙爬上岸,忍着下身的刺痛,跑到芦苇里寻 获自己的衣裳,随便一披就作势要往天上飞。
 
不料,织女刚升上不到三尺便跌落地上,试了两三回还是一样,这时牛郎也 走到她身边了。织女看着牛郎,不禁悲从中来,放声哭泣,说∶「我纯洁的身体 被你污泄了,我再也回不了天堂了!」
 
牛郎心中既有愧疚於奸淫织女,又有喜悦织女不能离开。牛郎百感交集中抱 着织女安慰着说∶「你跟我回家吧!我会好好的疼惜你的。」
 
牛郎扶起织女,织女这时才又感到下体的刺痛,差点就站不住。织女一面整 理衣裳,一面检查下体,才发现阴户竟然微微红肿,从阴道里流出的浓白色精液 里混着血丝,在大腿内侧留下一道道触目惊心的痕迹。
 
牛郎扶着织女蹒跚的回家。此后,男耕女织,相亲相爱过日子。织女也慢慢 习惯人间的生活,更重要的是她也尝到了人间男女交欢的乐趣,而且还蛮喜欢做 爱的。两年里,织女就生下一儿一女。
 
牛郎与织女以为可以终身相守,白头偕老。当天帝和王母娘娘知道此事后非 常生气,马上派遣天神捉拿织女,织女虽然割舍不下丈夫和儿女们,仍然被无情 的天神押解回天。
 
牛郎见爱妻被捉去了,立刻用箩筐挑了儿女,连夜跟踪追赶。牛郎原本打算 渡过银河,追到天庭。谁知原来的银河,已经被王母娘娘用法力搬到天上,再也 不能够接近了。
 
牛郎回到家里,抱着失去妈妈的儿女,号啕大哭。这时,家中的老牛突然发 出了人声,说∶「牛郎,我快死了!我死以后,剥下我的皮披在身上,就可以到 天上去。」老牛说完,马上死去。
 
牛郎含泪披上老牛的皮,仍旧挑着一对儿女追寻,这次果然追到了天上,到 了银河的一边,远望着隔岸的织女,。孩子们高兴地叫喊着∶「妈妈!妈妈!」 织女却只有含泪与牛郎、儿女们隔岸相对。只因银河的河水波涛汹涌,牛郎和孩 子们根本没法过河,织女也无法过来,一个家庭就这样被拆散了。
 
织女因为终日凄泣,憔悴不堪,王母娘娘见到也於心不忍,於是王母娘娘就 去觐见天帝,为织女说情,天帝才恩准织女与牛郎每年七月初七见面一次。 
在每年七月初七的这一夜晚,无数只喜鹊就会在银河上搭起一座长桥。牛郎 便带着儿女和织女在桥上相会,倾诉他们的无限情思。牛郎和儿女们从此就住在 天上,隔着银河与织女遥遥相望。
 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婚外情篇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——取材自《太平广记》
 
在山西太原有个叫郭翰的年轻人,从小就很知道自重,个性随和,生活俭朴。 加之风范俊雅、姿容秀美,又长於言词,工草隶书法,所以人们很推重他。他很 早就死了父母,自己独自生活。
 
一个炎热的夏夜,他趁月光明朗,躺在庭院里,享受着清风的吹拂。仰望之 际,觉得今日织女星特别明亮,彷佛还变幻着五彩之色,郭翰不禁诗兴大起,对 着织女星朗朗而颂∶「迢迢牵牛量,皎皎河汉女。行行擢素手,札札弄机杼。终 日不成章,泣涕零如雨。河汉清且浅,相去复几许。盈盈一水面,脉脉不得语。」 
郭翰念罢,文人的浪漫之心不禁为织女哀叹起来。突然,风中挟着渐渐浓郁 的馨香,令人灵台一片清明,郭翰正感到很奇怪,就见有一女子由天冉冉下降, 一直降到他的面前。
 
郭翰定睛一看,眼前是一位明艳的少女。她的容貌光彩照人,穿着黑色纱衣, 佩着白罗披肩,头戴翠翘凤凰冠,脚踏琼文九章履。随行的两个侍女,都有不凡 的美,荡人心魂。
 
郭翰连忙起身,整装理带,拜道∶「神仙远降,我愿俯听好音。」
 
女郎微笑着说∶「我是天上的织女星,长期失去了配偶,佳期受到阻隘,孤 独地虚度时光,怀着一腔幽怨之倩,於是上帝施恩於我,命我游历人间。而你的 清奇标致让我仰慕;你的浪漫情怀令人心醉,所以我愿将感情寄托於你。」 
郭翰惊喜道∶「我不敢奢望神仙的爱,承蒙您不嫌弃,内心深为感谢。」 
织女便命侍婢代郭翰把房里打扫乾净,挂上霜雾红纱的帏幕,铺好水晶玉华 的席垫。於是,两人携手进房,解衣同眠。
 
织女贴身的轻红纱衣,遮掩不了曼妙的身材,若隐若现的玲珑凹凸,令人心 神荡漾;散发出的幽香之气,使满室弥漫着香气,简直就像云雾中的芍药、幽兰 一般。
 
织女摆好同心龙脑的枕头,盖上双缕鸳纹的被子,与郭翰同衾共枕而卧。郭 翰只觉得织女的肌肉柔软细腻,感情甜蜜豪放,使得内心淫欲遽升。郭翰把一切 旧教礼规全束之高阁,拥抱着织女柔腻的娇躯,便是一阵忘情的狂亲猛吻。 
织女就像久旷乍逢甘露一般,毫无娇羞作做的热情的回应着。织女几近浪荡 般的牵引郭翰的手抚摸她的胸前丰乳、下身秘地。
 
郭翰上下其手忙碌着,觉得织女的双峰具有无比的弹性,揉捏之馀乳尖蓓蕾 渐渐便硬,充血般的泛出美艳的粉红色;又觉得织女的私处绒毛密柔,阴唇柔软 细致,还濡泄了黏滑的湿液。郭翰伸出手指轻轻在乳尖上捏转着;微微在阴唇的 夹缝中搓滑着。
 
织女全身开始火热起来,难耐烧烫似的病呻着、颤栗着、扭动着,玉手也探 寻着郭翰的胯下勃起物。织女爱不释手地握着郭翰充血而硬胀的肉棒,一面上下 套弄着;一面用手指尖或揉或抠的挑弄着龟头。
 
激情的动作让锦被滑落床下,显露出两条交缠的肉虫。两人忘情的翻滚着, 衾垫皱卷、秀枕横竖、床脚嘎响……显得战况激烈。郭翰与织女两人的汗水和在 一起,让额鬓上黏贴着毛发,彷佛刚浸泡过水一般;也让彼此肌肤滑顺的磨擦着, 一起感受着触觉上的快感。
 
织女再也忍不住高张淫欲的折磨,一翻身便跨坐在郭翰的下身处,手扶着耸 翘的肉棒对准蜜洞口,只稍一沉身,『滋!』肉棒便顺畅无阻的全根尽没,不但 塞满整个穴,还深顶抵着子宫口。「啊!喔!」织女呼叫着既满足又淫荡的声音, 不觉中喃喃说出淫秽的亵语∶「啊!郭郎……嗯……舒服……」
 
织女的臀部缓缓的起伏着,让郭翰的肉棒在润滑的阴道里进进出出。郭翰觉 得肉棒被紧箍着,龟头敏感的部位感受着阴道壁上的皱折,磨擦、抵触的快感让 他也在浓浊的呼吸间迸发出呻吟声。
 
郭翰看着织女上下波动的丰乳,一股难忍的冲动,让他曲腰仰身而起,紧抱 着织女,贴唇含住她的乳房一阵猛吸。「啊啊!」织女又是一阵吟荡的呼号,后 仰着头颈,甩散乌亮的秀发,在一阵抽搐的震颤中,阴道里洪流般的热潮滚滚而 流,将她冲激到快感的顶点。
 
郭翰的肉棒突然被热潮淹没,只觉得肉棒舒畅的急遽的在膨胀、抖动,连忙 扶着织女的腰,使劲地让她的臀部更急速的起伏着;自己也勉力挺动着让肉棒在 阴道里做更快、更深的最后冲刺。
 
肉棒的深抵、磨擦,让织女的快感又在累积。突然,郭翰的肉棒一阵趐麻, 膨胀的肉棒彷佛积蓄了无限的能量,一下子全从龟头顶端迸射而出,激射出浓热 的精液浪袭着子宫壁。织女只是「啊!」的一声,便陷入高潮的晕眩中不醒人事。 
「碰!」郭翰与织女无力支撑的瘫软床上,让肉棒继续浸泡在穴里,闭目享 受着高潮的馀韵……
 
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
天将亮时,织女告辞回去,脸颊上的粉装依然很鲜丽,并没有因忘情的亲吻、 出汗而脱落,郭翰试着揩拭,却不褪颜色,才知原来她天生如此。郭翰送织女出 门,见她凌空驾云而去。从此,织女每夜必至共赴巫山,两人感情与日俱增。 
在一次激情过后,郭翰曾经开玩笑的说∶「牛郎在哪里?你怎敢背着他到凡 间寻欢作乐?」
 
织女笑着答道∶「阴阳变化无常,妨碍他什麽啦!况且银河天汉隔绝,他不 可能知道我的行动;纵使他知道了,也不足为虑。」织女温柔地抚摸着郭翰的胸 膛,继续说∶「你是凡间的俗人,天界的事不同於人间,以人间的思想或道德标 准,是无法相较衡量的!」
 
郭翰又道∶「你是天上的星宿,星象的门径与幻化,能解释给我听听吗?」 
织女答道∶「从人世间看来,只看见是星,却不知那里面自有官室居处,群 仙都来游玩观赏。万物的精英,都有象在天,成形在地,下面人间有什麽变化, 一定在天上反映出来。」织女又笑着说∶「就拿我下凡寻欢这事而言,只要你看 到织女星特别明量,又有七彩的变幻时,就是我下凡之时。」
 
郭翰惊讶的问∶「那你跟我并非第一次罗?」
 
织女点点头说∶「我逢十至百年便下凡一次,只要爱慕、怜惜我的人就有机 会跟我成为一夕鸳鸯,你看自古以来不是有许多歌颂或者哀泣织女的诗篇吗,其 中就有许多文人跟我有过一段情。」织女叹口气,继续说∶「只因天上一日,人 间数月,所以我即使情有独衷,再临人间时也因人间岁月急驰,那人也作古已久 了!」
 
然后,织女又跟郭翰指点天上众星宿的方位,详细说明它们的会度。因此, 当时人们所不知晓的天文知识,郭翰都了如指掌。
 
快到七月七日的时候,织女忽然不来了,让郭翰惹得无限相思。过了几个月 织女突然又出现,跟郭翰解释说∶「七夕是我跟牛郎相的日子。」
 
郭翰有点醋意问道∶「和牛郎相见快乐吗?」
 
织女笑着回答∶「人间天上怎能相比,这是运数注定的,你可不要妒嫉。」 
又过了几个月。有一夜,织女的表情悲凉凄楚,她流着眼泪,握着郭翰的手, 说∶「上帝命令我游历人间,寻求欢爱有一定的期限,如今期满,你、我就要永 别了!」说完,呜咽痛哭,悲不自胜。
 
郭翰惊叹惋惜,道∶「还能留下几天?」
 
织女答道∶「只有今夜。」说完,又悲悲切切,通宵不眠寻欢作乐,及至天 亮,二人抚抱作别。织女便升空而去,在空中还不住地回头向着郭翰招手,许久 才不见。
 
这年,主管天象的太史奏道∶「织女星没有了光辉。」
 
郭翰思念织女不已,人间的美貌妇女,他从不留意。后来因为要续子嗣,才 勉强娶程姓女为妻。婚后处处都不遂意,终於闹得夫妻反目。郭翰后来官至侍御 史。
 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现代篇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——取材自《路人胡思乱想中》
 
路人每逢晴空之夜,便沐浴更衣,点上檀香(蚊香姑且代之)、抚琴(无琴 只好抚「箫」)、展卷(PLAYBOY应该可以),诚心祝祷(淫欲薰心)织 女下凡。
 
只是到目前为止尚无所获,所以《现代篇》暂时欠稿。
 
网友诸公若有志一同,不妨共效古人,说不定哪天织女光临贵府,那可就嘿! 嘿!嘿!……只是可别忘了说出来让大家分享。
 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完】